这个人好像叫做粥子

头像by秋吉,疯狂划水

 

现代paro《监护人》cp石青

石青自古甜中带玻璃渣……你们猜我会不会这么干?年龄更改有,愉快的现代生活。不要脸的占了TAG。
除了石青之外还有其他人出没,打酱油的助攻的都有。
短篇完结,最近转战短篇。没有问题的话就请看下去吧

现代paro《监护人》cp石青

文:粥子

图:口吉

“你的父亲……29岁?那你有多大?”
“我已经20了。”青江一脸诚恳。
“这么说你爸9岁那年生了你?”班主任莺丸一脸“你骗鬼呢”的表情。
“不,从生理学上说,男人是生不出孩子的……”
“……今天下午把你父亲叫来,不然不好确认学籍。”

青江走出办公室,打算先回宿舍收拾一下,毕竟,要把“父亲”叫来学校的话,宿舍太乱肯定会被说一顿的吧。青江所住的大学宿舍是六人合宿的,舍友们也还算相处得愉快。

“我回来了——”青江打开房门,还没来得及说下一句话,便听到了上铺传来了奇怪的声音。歌仙也才刚回来,看到青江停在门口,疑惑地望了望。

“嗯啊……再用力一点。”似乎是舍友明石国行的声音。

“怎么样,舒服吗?”

“就是那里,哈啊……”

歌仙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好像不小心打扰了什么事情啊。等等,为什么有个人的声音听起来才十三十四岁左右的年纪……

“明石国行,你这是在犯罪啊啊啊——”歌仙冲入宿舍直奔上铺,“快起来,对未成年干这种事会被判刑的!”

“只是按个摩而已,况且是蛍丸主动要求做的嘛,没事的,毕竟他们难得来看我一次呢。”

“诶?”

歌仙双手扒在上铺床沿,明石国行一脸惬意地趴在床上,蛍丸骑在明石身上,双手揉捏着前者的肩部。

“请不要发出这种奇怪的声音啊!”歌仙默默掩面。

青江从身后拍了拍歌仙的肩膀,“小伙子没见过世面啊。”对于这个舍友,除了眼镜这个印象之外,如今又多了一个呢……正太杀手什么的。

“喔噢噢噢——你头上的是耳朵么,好酷!”

“住手啊,不要扯,那是头发——”

青江抬眼望去,对面上铺似乎有个红发的小孩在蹿动,如果记得没错的话,那似乎是陸奥的床位。

“国俊,别闹了,会把陸奥哥哥的头发弄乱的。”明石国行招了招手,本来在陸奥床上闹腾的爱染国俊只得停手了。

环视了一下四周,除了这几个人之外,蜂须贺虎彻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山姥切国広则在床脚缩着玩手机,没有理会这边的吵闹。

“诸位,我有件事要说一下。”青江咳了两声,“今天下午,我父亲要来学校一趟,大家稍微注意一点,维持一下我们青春阳光向上的积极形象。”

陸奥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明白了,意思是说让我们把你床底下的那些成人杂志藏好?”

“不要说出来啊。”

明石国行举了举手:“你那些女朋友的名字也不要告诉你爸?”

“没有那种东西。”

山姥切国広也抬起了头:“今天蜂须贺的哥哥也要来,据说是学籍确认问题。”

“和我一样的情况嗯。”青江点了点头,“不过蜂须贺跑哪儿去了?”

话未说完,门“咣——”地一下被打开,只见蜂须贺气喘吁吁地冲了进来,闪到了青江身后。

“喂,待会儿要是看见个黄发带着点黑发的高大男人来问路的话,无论如何都不要告诉他我在这。”蜂须贺喘着大气, 看样子是一路跑来的。

青江笑着把蜂须贺搂到怀里:“不用怕,他要是敢对你凶,你就躲到我的怀里吧。”

“放开我,”蜂须贺虎彻迅速推开青江,“老是开这种玩笑,有意思么?”

“真是不解风情呢,你的生活一定很无趣。”青江怀着恶作剧的心态凑近蜂须贺,两张脸的距离瞬间缩短,“怎么样,要不要来做一些有意思的事呢?”

“请问蜂须贺虎彻是在这个宿舍吗?”

……

长曾祢虎彻觉得,此刻的自己应该立即冲上前去将那个看起来就不是好种的小子从自己亲爱的弟弟身边拉开,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

“喂,你这家伙在对蜂须贺做什么,我都没有挨得那么近的看过他啊!”长曾祢虎彻一脸生无可恋。

“原来重点是后半句吗?!”歌仙兼定觉得有些崩溃。

“不,重点是你为什么这个时间会出现在这里,不是说下午才来的吗?”蜂须贺问道。

“因为太想你啦……不过你也没必要一见我就跑吧,我又不会吃了你。”长曾祢解释道。

“出去,这里不欢迎你。”蜂须贺虎彻不由分说地将长曾祢虎彻推出门外。

房门被重重地关上,蜂须贺虎彻翻身上床,不去理会敲门声。

“那个……蜂须贺,你和哥哥是不是有些矛盾啊?”上铺的陸奥探下头来,爱染国俊也跟着探头往下看。

“……他不是我的亲生哥哥。”蜂须贺背过脸去,“在我和浦岛出生之前,被捡来的家伙。”

“可他对你似乎很好的样子啊,血缘什么的,真的那么重要吗?”蛍丸有些不解。

“就是因为……对我太好了啊。”蜂须贺的声音几不可闻,“分明没有血缘的联系,却像对待自己的亲弟弟那样对待我们,也不管我对他的态度有多差。这种人,真是不能理解……”

“对了,刚才翻到一样东西,很符合你现在的心境噢。”蛍丸不知道从哪找到了一本书,打开念了起来,“不管自己如何任性,那个家伙都会对自己报以微笑。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爱」吗?真是奇妙……”

“啊啊啊那是我从图书馆借的——”歌仙夺过蛍丸手上的书,“明石你也不管管他,为什么会把两个男人扯在一起,还是兄弟。”

“嘛,蛍丸还小,不懂事而已。”明石国行笑着摆了摆手。

“我已经不小了,我12岁了。”蛍丸很不服气。

“是,是。蛍丸长大了,已经能独当一面啦……”

今天的歌仙二次崩溃,为什么很想把上面其乐融融的几个人给揍一顿呢。不过据说蛍丸是小学部的剑道社社长,代表学校参赛还拿过全国冠军,上次明石国行半夜回家被人拦在巷子里,还是同行的蛍丸把那几个混混打趴的,怎么想都不是个好惹的家伙啊。在小学部里还有个外号,好像是被人称作蛍总。

“总之,你们稍微注意一下,不要让我爸误认为你们是可疑分子就好。”青江插了句话,不管大家听到与否,直接翻身上床去睡午觉了。

打扫宿舍什么的,下午再说算了……

“喂,青江,快醒醒,莺丸老师让你去办公室一趟。”陸奥推了推睡着的青江,然而后者根本没有要醒来的迹象。

“借你这个用一下。”不等山姥切国広有所反应,陸奥已经一把抢过他罩在身上的床单,转而蒙在青江头上。两分钟后,青江被闷得醒了过来。

“我说为什么突然缓不过气来……”青江手上攥着床单,整个人喘着粗气。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现在醒来了,那么赶快去办公室吧。”陸奥守吉行说道。

等青江慢吞吞地来到办公室时,石切丸和莺丸已经聊了好一会儿了。

“如您所说,青江并不是您的亲生儿子?”

“是的,青江小的时候父母因为意外去世,我是他唯一的亲戚,论辈分算是叔侄。与其说是父亲,称为监护人更为准确些。毕竟从我们的年龄差距来看,我更像是兄长一类的角色吧。”

“明白了,那么学籍信息核对就没有什么问题了。打扰了一个下午,真是不好意思。”

“不,能品尝到这么好喝的茶对我来说也是一种荣幸,这个下午很愉快。”

“我期待着下次的会面。”

“我也是,那么告辞了。”

“我说,你们两个……”站在办公室门口的青江忍不住插了个话,“这种告别对话能不能别弄得像是和相亲对象告别一样。”

石切丸拍了拍青江的脑袋:“不要像小孩子一样胡思乱想。”

“那也请你不要像对待小孩子一样摸我的头,。”青江抬眼望了望石切丸。对于身高这种事情,他还是很在意的。不管是小时候还是现在,他永远比石切丸矮大半个头,

“你来晚了几个小时,现在已经是饭点了,不如我们去吃顿饭吧,我想试试看在你们学校食堂吃饭的感觉。”石切丸环顾了一下四周,“那么,带我去吧。”

“哦?我可以理解为约会么,一起吃饭之类的。不过这个地点选的不太好啊。”

“你说什么?没听清楚。”

“不,什么都没有说,你听错了。”青江笑了笑,指着前边的操场,“穿过这块场地就到了,那个白色的建筑物。”

和往常一样去排队,今天下午人不算多,大概都去围观篮球赛了,今晚7点在体育馆有比赛,现在是下午5点30分,不少人已经去提前占位子了。正犹豫着要在哪里坐下吃饭的青江和石切丸听到了呼喊声。

“喂,青江,这边有空位——”

明石国行正坐在靠窗的座位上,旁边还坐着陸奥和歌仙,以及蜂须贺和……他的哥哥。

青江拉过石切丸自然而然地坐下,顺口问道:“蛍丸他们呢?”

“国俊和蛍丸已经回家了,说起来,这个男人是谁,你哥哥?”

“不,是我父亲。”

“咳,咳咳……”

“歌仙,你怎么被呛到了,没事吧?”陸奥担心地望着歌仙兼定。

“咳,没事,稍微有点震惊而已。”歌仙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

……良久的沉默。

……

…………

“诶——?!”除了歌仙、石切丸和青江之外,剩余的人都惊呼出声。

歌仙兼定:“你们反应也太慢了吧?!” 

“可是,你们看起来差不多一样大啊。”陸奧说道。

“就像我和蜂须贺一样……”

“住口。”

青江叼着勺子,漫不经心地说:“嗯……是监护人而已。”

“果然像我和蜂须贺一样……”

“都说了叫你住口。”

“你们学校的食堂还不错,这个鱼很好吃。”石切丸把一块挑好了刺的鱼肉夹到青江碗里。

“啊……”青江张了张口,并不打算动筷子,两只手交叉,手背撑着下巴。

“真是拿你没办法。”

石切丸就着这个姿势把鱼肉喂到青江口中,青江慢慢咀嚼着,“不如你做的好吃。”

你们两个这种明目张胆秀恩爱的感觉是怎么回事啊。众人在心中咆哮着。

“我吃饱啦。”陸奧站了起来,“我去看篮球赛了,校队里有个叫大俱利的家伙打得很棒呢。”

“还有有个叫长谷部的……”明石国行嚼着东西有些口齿不清。

“他不是网球部的吗?”

“歌仙你不知道吗?据说长谷部转入篮球社是因为社长的缘故哦,还有那个大俱利伽罗,他们三个私下关系很好的。”陸奧补充道,“社长叫做烛台切光忠,听说做菜很有一手呢。”

明石国行放下盘子:“我也去。”

歌仙兼定也站起身来:“加我一个。蜂须贺去不去?”

“去。”

转眼间,几个人都走掉了,只余青江和石切丸坐在原位。

“怎么觉得……我们两个被嫌弃了?”石切丸望着众人远去的背影。

“你的错觉罢了。”

“真的吗?”

“真的……吧?”青江笑着回答。

晚上10点,离熄灯时间还有一小时。吃完晚饭石切丸就回去了,此刻的青江正犹豫着要不要给他打个电话,通讯栏上的“石切丸”始终没有被按下。

干脆把手机扔在枕头边,青江坐起身,开口道:“诸位都还没有睡吧,我有个问题想咨询一下。”

“什么问题?”

“我想问的是……喜欢上了一个不该喜欢的人该怎么办?”青江撑着下巴沉思着。

“你喜欢那个人多久了?”蜂须贺合上手中的书,望向对面床的青江,“难得看你有点认真的样子。”

“多久?我也不清楚,不知不觉中就被那个人的言行所吸引了。小时候只是觉得他是个过于正经的无趣的家伙,但却让人讨厌不起来。让我发现我对他的感情,是因为高中时的一件事。有个女孩向我告白,我对她没什么感觉,所以拒绝了,她追问我喜欢什么样的人。为什么她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的脑海中会自然而然地浮现出一个人影,所想的全是那个人平时的模样。
他对我说教的样子,他捧着茶杯惬意的样子,他坐在沙发上看书的样子……日光透过窗户洒在他身上,他很安静地坐在那里,拿着我看不懂的书,也许是什么杂志?或者是更有深度的文学作品?我不知道。
目光停留在他身上,他低垂着眼帘,专心地看着手上的书。是不是因为我的目光太灼热了?致使他注意到了我的视线。
他抬起头像往常一样对我打了个招呼。这个早晨和平常没什么区别,接下来我们吃过早餐,他出门上班,而我去学校。但我总觉得,从那一刻起,有什么感情在我心里变质了,那种情感慢慢地生根,发芽,开花……”青江轻声说,“你们听说过无花果吗?那种东西并不是没有花,而是花开在了果实里面。花在即将长出的时候,花托包裹住了那朵花,我们所吃的果实,其实是长大了的花托。花在果实之中长大,在没有人知道的情况下盛开,然后,在没有人知道的情况下枯萎。至始至终,都没有人知道,那朵花曾经开放过。无花果的花带着一生的遗憾死掉了,连带着他的感情。”

“听起来很难过诶……”沉默了很久后,陸奧开口了。

某种不可抑制的东西已经在他心中扎根了,时间让那个东西慢慢占据着他内心的位置。从开始不起眼的幼苗变成了参天大树,现在,那棵树叫嚣着要破体而出了。那是长在他心中的东西,青江自己是没办法把它扼杀掉的。可如果被外人强行拔除的话,一定会留下不可磨灭的伤痕吧。因为,那棵大树——那份情感,和他的心,是长在一起的。

“可我不能对他说出口啊……喜欢上自己的「父亲」。很可笑吧。”青江扯了扯嘴角,想要挤出一个笑容。

“笑得比哭还难看……”

青江所不知道的,是那部手机在扔到枕边的时候,划过了那个名字。

石切丸 通话时间 00:12:36

转眼间到了周末,青江是住在市内的,每个周末都会回家一趟。走的时候,学校社团正在筹备父亲节活动,听说今晚还有晚会。到家的时候是正午,石切丸正准备出门买晚饭的食材,青江提出要一起去,石切丸答应了。

“我说,今晚吃什么好呢……”生鲜区中,青江随手拿起一个西红柿。

“炒饭。最近学做了些菜,想做给你尝尝。”石切丸在旁边挑选着青椒。

提着一堆袋子走出超市,青江慢悠悠地跟着石切丸身后。下午的阳光有些刺眼,晃得人睁不开眼睛,石切丸的背影映在青江的眼中,那个人很多时候留给他的都只是一个背影,有时是在深夜里赶着工作用的文件,有时是在厨房里忙碌着,有时是给阳台的花浇水……

无花果不是没有花,只不过是没被人发现罢了。可那朵花并不甘心,它想要盛开……在能够被阳光照到的地方。

鬼使神差的,青江忽然停下了脚步。

“喂,石切丸!”隔得远远的,青江喊道,“我喜欢你啊,从以前开始,一直喜欢着,我不知道这种感觉能不能称作「爱」,但这就是我想要说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这段话仿佛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说到最后,青江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头脑一热,似乎说出了不得了的东西。

街道上空荡荡的,也许是在这样的天气里懒得出门吧。石切丸没有回答,他转过身来望着青江,想要开口,却又什么都没说。

一片死寂。

“啊,你一定是误解了我的意思吧……”青江的声音有些发抖,“我刚才,漏了一句话呢。其实还应该添上一句……”

“父亲节快乐,石切丸。”

真讨厌啊,阳光太刺眼了,眼睛难受得想要流下泪来……以为眼泪会不受控制地从脸颊上滑落,可青江只是轻轻地笑出声来,“怎么样,这个只是父亲节的祝福而已,用某个家伙的话来说,应该是……吓到了吧?”

无花果的花,又重新被花托包裹起来,然后,在没人知道的那颗果实中,渐渐枯萎了,连带着那份感情一起。

青江摸了摸自己的左胸,想知道里面的东西是否还会感受到疼痛。*

FIN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本来的结局不应该是这样的,到底是为什么呢……是在写到青江说的那句,原本应该是这样的:
“可我不能对他说出口啊……除了父亲节开个玩笑什么的。”
然后这句话被我改掉了,后半句话成为了结局。原本的结局应该是,石切丸拥抱了青江,说,我知道的。
这也是我之前“通话时间”的伏笔,在宿舍众人的谈话那里。结果因为写完那段的时候打断完善一下细节所以重新修改了一边,让青江说出了那样的话,一切都变了。
石切丸在这个结局中是知道了青江对自己的感情的,也是通过那个电话。但这时的他却没有拥抱青江。
也许是因为手上还拿着东西,那些生活的琐事——那些准备给晚饭的食材,成为了一种沉重的负担。他无法放下手中的东西,所以这个拥抱便不复存在了。
连带着那份情感,同结局一起消失。
在这个夏天的嘈杂蝉鸣中,被灼热的太阳蒸发掉了。

图由 @口吉君 绘制,接下来也要一起努力啊,写出更多害人害己的文章让你继续帮我画插图【喂

我还是不会用LOFTER的@啊……【躺

 

*最后一句借用了龙族三下册的P562倒数第二段的最后一句,有改动